首页 男生 武侠修真 烂柯棋缘

第474章 阮山渡

烂柯棋缘 真费事 5510 2020-03-25 00:38

  

  手中的这颗果核好似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陆旻捏着这粒小小的硬核,小心翼翼地凑近闻一闻,上头果然不是能单纯用灵气一词描述的。

  ‘难道这真的是灵根之果的果核?’

  虽然已经见不着计缘了,但陆旻还是朝着计缘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一下。

  ‘那计先生之前用的就是这个果核钓鱼?’

  也难怪向来挑剔的癸水金鳞鱼居然这么快就咬钩了,若是灵根之果的果核,确实能吸引到它们。

  现在这种情况,也足以说明这果核之中还有灵性尚存。

  “我拿来钓鱼?莫说笑了!”

  陆旻虽然很想去找计缘问一问详情,但也自觉可能他给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不敢再过分打搅。

  收起手中的果核,陆旻直接御风飞起,飞向了其中一座月牙岛。

  所谓灵根之果的果核,和灵根的种子是两种概念,灵根往往独一无二,就算要繁衍分支也不是随便一粒果核就能当种子种出什么来的。

  即便如此,陆旻依旧觉得手中的果核十分珍贵,至少应该能帮助他弄清楚原本果实有什么神异之处,但凡灵根都不会只是蕴含灵气那么简单。

  夜空中,陆旻回头看看玄心府的飞舟,周围镜湖好似繁星倒映,飞舟则法光荧亮好似明月点缀,十分美丽。

  “计缘……我辈修士果然卧虎藏龙!”

  ……

  对于玄心府飞舟上面的乘客来说,镜面海的星空夜景虽然没让他们失望,但也没有惊艳到无以复加。

  主要是在之前,由于船上某个高人施法,船上的乘客已经见识过星河下坠的奇景,镜面之海的美景虽然神奇,很有种上下星空交相互用的感觉,对比直接在星河中航行,还是差了点的。

  这也是玄心府负责飞舟的修士头一次见到在这样的夜晚如此平静的乘客,就是一些飞舟上的凡人都能保持相对淡定。

  直到第二天飞舟开始重新起航,慢慢驶出静海范围升上天空,除了之前的陆旻,镜玄海阁的修士都没怎么出现。

  那个陆旻对于计缘来说不过是一个修行和生活中的小插曲,人总能遇见形形色色的过客,但这镜海却十分特殊。

  飞舟升空之后的好一会,计缘都一直在船舷边望着下方光色如琉璃的平静海面,除了两侧月牙岛,这镜海前后与外围海域并未阻断,但两者却并未相互交融。

  镜海的那股通透感,那种变幻的流光,都不是能用一句神妙的自然现象能解释的,在虽镜玄海阁外围的一片海域都布置有阵法禁制,镜海本身作为中枢位置,却没有任何禁制的痕迹,这本身就是很不合理的事情。

  计缘眯着眼望着这一片流光变幻的大海,整个海面真的是平静如镜,有风也不起浪,或许真正的镜面都未必有镜还平整。

  ‘恐怕并非是镜海没有禁制,而是这镜海本身就是一种极为罕见而强大的禁制,而这癸水金鳞鲟不过是禁制中所生的癸水之精罢了。’

  若真是如此,计缘看向镜海两边的月牙岛群山,看着山中隐现流光的海阁建筑,再望向另一个方向的峭壁位置,虽然看不到了,但那蕴含强烈剑意的峭壁刻字却记忆犹新。

  “若真是如此,这镜玄海阁恐怕很不简单,而这镜海禁制嘛……”

  计缘喃喃着没有说下去,只是将这一点牢牢记在心中。

  ……

  跨**,穿风暴,借太阳之力,御星空月华,历时接近三个月,从顶峰渡开始,到接近计缘等人准备下船的目的地仙港,玄心府飞舟总共停靠了另外四处地方。

  除了镜玄海阁之外,另外三处都是仙港,分属不同仙道势力管辖,各自只停留一天,也各有乘客上下。

  总的来说,各处仙港虽然隐藏在类似云深不知处的凡俗视线之外,但却都比居元子这类老古董印象中的要热闹了不少,出现了一些市场化元素,这其中凡人为了生计而做的营生不少,却给整个仙港内类似的集市注入了不少活力。

  从四月中旬开始,飞舟下方已经重新是延绵不绝的陆地,正式进入了北境恒洲的范围,到了四月底,目的地阮山渡终于到了。

  这一天艳阳高照,飞舟甲板上人头攒动,普通凡人百姓都挤在一起,尤其是一般会放跳板的位置,而仙修之人和精怪妖物之流所在的位置则相对宽敞。

  和其他仙家渡口一样,阮山渡外围也有一些迷惑为主的禁制,常年被云雾环绕,不过在内部看来,这雾气是非常薄的,足以让下船的凡人都能看清出山的道路。

  从天上远观,阮山渡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平顶山峰,若按照地域特色命名,叫平顶渡肯定更合适一些,其上也有密集的楼宇,更有走动的人流,看起来比之前几座仙人渡口还要热闹一些。

  并且与之前几处仙港不同,这里的建筑延绵整片仙港,连几处停泊位置边上都挨着酒肆和宝物楼坊等建筑。

  计缘和玉怀山一众还在看着,玄心府的杜姓知事已经走到了更前。

  “这阮山渡乃是九峰山管辖的渡口,九峰山作为此次仙游大会的主办仙门,管辖的阮山渡理所应当会热闹一些,实际上早个十几年开始,已经有一些散修和其他修行生灵往此处聚集,为的就是等候今年盛夏群仙赴会的盛况。”

  计缘点了点表示知晓,仙游大会的消息虽然理论上只在仙修宗门之间流通,但长久以来,总会慢慢传出去一些,到了如今,消息灵通一些的修行之士能清楚这件事也并不奇怪,只不过真正的会址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即便是这样,也在外围衍生出繁茂的市场环境,不论你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总会有好奇心,总会有想见识想得到的东西,这市场的存在也就得到了保障,不少修士乃至精怪妖物,甚至想方设法不远万里来此,就是为了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找到想要的东西,或者有没有可能碰上“仙人指路”的好事。

  飞舟正在缓缓下降,甲板上的人群也都带着兴奋或者担忧的情绪议论纷纷,云雾之中也有停泊的其他飞舟,更有一座悬空小岛,以几座长长的吊桥相连港口,看得计缘啧啧称奇。

  船停稳之后,几块跳板悬浮而起,在空中相连,最后形成三座桥梁,稳稳架设在飞舟与岸基之间,早就等候这一刻的乘客们都开始有序下船,港口那边也有不少人在远远观望着玄心府的飞舟。

  计缘和玉怀山一众人是在稍稍靠后的位置下船的,临走之前,玄心府两位知事全都到场,向着计缘和玉怀山一众行礼送别。

  “计先生,列位玉怀山的道友,我们后会有期了,十年之内,若列位再乘坐我玄心府的这一艘飞舟,那船上知事还是我们!”

  两知事面色恬静却能感受到他们的诚意,他们是飞舟知事,这些年都负责飞舟之事,当然无缘参加仙游大会。

  计缘和玉怀山一众修士也纷纷回礼。

  “若有机会,定会相会!”“不错,我等修仙求道求逍遥,虽不敢称长生久视,却也当得起岁月长久,定能再会的!”

  “几位保重!”

  “几位走好!”

  相互收礼之后,当先的计缘和居元子才带着玉怀山众人跨出飞舟走上跳板,进了这阮山渡。

  港口区域,有人注视着闪着太阳华光的玄心府飞舟,一些散修之士更是会在港口酒楼等处同友人摆上一桌,看看从各处飞来的仙舟和悬岛上下来的乘客,看个稀奇也看个高低。

  “这是何方仙府的界域摆渡?见其华光甚是不凡啊。”

  “道友有所不知,此乃玄心府阴阳飞渡舟,船帆乃是玄心府炼制的一面巨大的阴阳帆,能汇日月之华,纳太阴太阳之力,端是了得。”

  “原来如此。”

  “哎,你们看,还有几个浑身土黄色的高大的精怪,看着样子是地黄石精?”

  “哈哈哈,学着人裹了几块布在下身处,实在有趣。”

  散修之中其实也是有道行不浅的高人的,但仙游大会有时候也是很看出身的,阶层在何处都有,即便是仙妖神魔也是如此,只要道行没有高到打破限制的程度,那一些散修就大多只能看个热闹。

  “诸位,可有什么高人下船?”

  “有一些气息隐晦不明的,不过似乎也都是散修道友,并未见到什么名门仙府的道友下来。”

  “有了有了,那边,飞舟上有人向他们行礼。”

  顺着提醒众人的修士所指的方向望去,见到飞舟第二处跳板位置,计缘等人正走上港口。

  “当先两个是凡人?”

  “呵呵,这自然不可能,不过是我等道行太浅,看不出高人真相而已,赵道友想必就能窥见一斑了,赵道友?”

  作为在场修为最高的散修之士,号称朝元之境的赵姓修士此刻也是摇摇头。

  “这两位即便是我,也看不出什么,若是在凡人世俗的街上遇见,只会以为是颇有风度的凡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